校友心声

铸魂桂子山——我们的梦重新开始的地方

时间: 来源: 作者: 编辑: 点击:

教育界有句名言: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印第安有句谚语:别走得太快,请等一等灵魂。

回想上世纪80年代,我们党政干部管理专修科87届学员,自桂子山砺剑出道以来,都怀着一试霜刃的心态,乘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向着心中的目标一路狂奔。72名学员,有的从基层跃升,数十人官至省厅、县局要职,独当一面,造福一方;有的从官场下海,多人成为企业老总,商场纵横捭阖,尽显神通;有的从政界到学界,执鞭任教,著书立说,数人成为教授和国内知名学者;有的奋战在公安司法和纪检监察战线,多人成为法官、警官、检察官、纪委书记,反腐倡廉,维护公平正义,确保一方平安;有的活跃在文化战线,潜心写作创作,荣获各类文艺赛事大奖,星耀江汉……

一路疾行,虽有跌宕疾缓,但绝无懈怠停歇。是改革开放的激流,使我们不能不激流勇进;是市场竞争的旋律,让魔笛中的舞步无法顿停。30年犹如白驹过隙,当年的帅哥美眉弹指间就变成了60开外的老翁老妪。是啊,这30年我们走得太快太累太匆忙,只顾一路向前,一直无暇顾及和等待我们的灵魂。

我们的灵魂啥样?是在哪铸造的?30年过后暮然回首:是桂子山——这个让我们30年中魂牵梦绕的地方。正是在这里,在1985年那个桂花飘香的九月,我们重启了求学之梦。在这里,我们用了700个日日夜夜,重新铸造了我们的灵魂。

魂兮、梦兮、忆往昔,穿越时空隧道,青葱年华时我们都曾怀揣求学梦想,而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又中断了梦想。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在求学的道路上有着十分曲折的经历。我从小生长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这是一个科学的圣地,但对我这个随军的孩子来说却是文化的荒漠,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大学,只是在科研氛围极浓的环境下早早萌生了科学梦想。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我无法自学数理化这样严谨的科学知识,只得拼命去读但凡能够找到的文学书籍,渐渐产生了想当一个文学家的梦想。考入华师,觉得打开了实现梦想之门,于是就像一头饥饿的牛闯入水草丰盛的山谷疯狂地“啃”书,玩儿命般地想追回失去的青春,填补知识的荒原。但是光靠玩儿命就能实现梦想吗?非也,难也!一块顽铁,不经铸剑师的锻打淬炼,怎能成为削铁如泥,吹毫立断的宝剑?!

记得是刘九州老师的写作课使我最初开窍。刘老师说:你们干部学员不同于普通学生,公务繁忙写作要快,要能够“上马击胡狂,下马草军檄”,做到“立等可取”。于是他经常以当堂作文竞赛的方式训练我们——45分钟完成一篇文章取前三名。而我常能名列三甲。何因?刘老师说:“你文笔不是最好,立意不是最高,但每一次都以题材取胜,写了别人笔下所无的东西”。记得那次竞赛题目是写《雨》,我写的是《沙漠中的雨》:雨滴落在戈壁滩上,犹如落在烧红的铁板上,嗖的一道青烟就没了。这种句子当然是常人无法写出的。写者无意,教者有心。正是刘老师“写别人笔下所无”的正强化表彰,为我的创造之魂铸入了最初的原创力基因。这一基因,在我后来步入学术殿堂后于社会学100多个分支之外,提出新的分支——社会预测学——并三次成功获得国家社科基金立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从那以后我便一发不可收,陆续出版了《社会预测基本原理》《现代实证性社会预警》《社会管理的前馈控制》,研发出全国第一款《民族关系监测预警系统》和《犯罪预测时空定位信息管理系统》,并因此获得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的荣誉称号,奠定了自己在学术界应有的地位。值此30年寻根桂子山之际,刘九州老师,学生感谢您30年前的启迪,在此学生给您行礼了!

另一位给我醍醐灌顶般启发的是著名文学理论家王先霈老师。王老师是个博大精深的学者,他在历数中国从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直到现当代文学中的鲁郭茅巴老曹;外国从《古希腊神话》《荷马史诗》到当代诸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作品后,令我惊诧地说道:文学对于你们来说就是加强修养,可千万别当饭吃,因为在这条道上挤得人太多太多了。请问唐宋诗词的高度,一千多年能有谁人超越?!现在一流的作家作品我可以讲一讲,二流的能提一下,三流的就没时间提了。是啊,不上华师大不知天高地厚,不登桂子山不知学海无边。从那时起,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浩如烟海和皓首穷经;从那时起,我便不再跟风赶潮,而是在人文社会科学700多个学科中选择了当时刚刚恢复重建的社会学,开始了另辟蹊径的求索。回想我现在能够在社会学中有一席之地,能够站在社会预测预警预控研究的学术前沿,真要感谢王老师当年的启示,不然我至今至多是个三流作家而已。王先霈老师,感谢您30年前的启迪,在此学生向您表示由衷的感谢!

教现当代文学的沈振煜老师亦是对我最有启发的老师之一。沈老师不仅写一手龙飞凤舞的好字,而且讲课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听他讲课真是一种享受。他要求我们写学年论文,题目是《论闻一多的诗歌艺术》,并指出题目要小和“一尺之竿,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的道理。记得当时一些同学的论题是《建筑美、音乐美、绘画美——论闻一多诗歌的三美特征》,另一些同学将“三美”分解只论其一,而我则将“绘画美”中的取景、构图、线条、颜色等要素继续分解,用定量和定性分析结合的方法分析了闻一多《红烛》和《死水》两部诗集,写成《论闻一多诗歌的设色艺术》一文,得到沈老师大加赞赏并得到《华中师范大学大学生学报》发表。这次经历使我裨益终生。30年来我发文200篇,并曾以年发论文19篇的纪录取得天津社会科学院业绩突出奖第一名。直到现在,我每每给研究生们上学术论文写作课时,总要提到这段经历。耳畔似乎回响起那首歌“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这就是桂子山的薪火相传啊!感谢您沈振煜老师,由衷的感谢您!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感觉母校在铸造我们的灵魂时,好像在期望锻打出一口犹如“干将莫邪”般锋利无比的宝剑。她精选五金之英组成合金,恨不能让比欧冶子还要高明的铸剑师(喻任课老师)来铸造我们的灵魂。为我们铸魂的老师除了上面提到的三位之外还有:教我们古代汉语的黄建中老师,教现代汉语李金元老师,教先秦文学的刘兴林老师,教唐宋文学的丁成泉老师,教现代文学的田蕙兰老师,教当代文学的黄济华、陈家齐老师,教外国文学的奠自佳、宋寅展老师,教美学的彭立勋老师,教政治学的张厚安老师,教中共党史的邹孟贤老师,教写作课的张德华老师,教逻辑学的张大松老师,教书法的涂光雍老师,还有负责干修科管理工作的徐善堂和吴道富老师以及从外校聘请授课的周运清和应松年老师等等。正是这些老师,不但为我们的灵魂中铸入了创造力,更铸造了胆略、坚韧、忠诚、正气和智慧等诸多优良品质。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到母校专门为我们干修科学员精心选编的《院壁古文选注》,这本书精选了自春秋至清末为官治政之道的文章40篇,注疏4117条,不为出版评职评奖,只为教导我们日后做个好官。于今想来,这本书在我们从政的日子里,“虽未志之于院壁”,但老师们“用规于执政者”的良苦用心却始终跃然纸上,熔铸于我们心中。

忆昔华师铸剑日,桂花酿酒淬英魂,若无欧冶来锻造,何来湛卢出山门?!试想,如若没有你们为我们铸入“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的胆略和担当,时任荆州防汛办主任的张玉峰同学,何以能在抗击百年不遇特大洪水时镇定自若,运筹帷幄,成为中流砥柱;如若没有你们“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束发而就大学,学大执焉,履大节焉”的忠诚教诲,身为警官的胡家平同学何以能够在数吨炸药即爆的生死关头挺身而上;如若没有你们对《战国策》《左传》《资治通鉴》中政治智慧的深入剖析,陈群同学也不会官至省总工会领导并享有“全总外脑”的美誉;程国平同学也难得在南水北调工程移民这一世界性难题上献良策建奇功;程耀明同学也难能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性小展会,打造成全国著名的农博会,并被农业部推崇为“菜篮子工程”的“武汉模式”;如若没有你们推崇“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从政气节风骨,身为法官的罗军和时任三峡机场纪委书记的秦建军等一批在政法纪检战线的同学,何以能够刚直不阿,犯颜直判,鞭挞邪恶,激浊扬清;如若没有你们为人做官要“义薄云天”“急公好义”的教导,学霸苏文忠在部长卸任后仍能“苟富贵,勿相忘”,振统战部长之余威,策动各方,为昔日学友牵线搭桥促成合作;如若没有你们“旱则资舟,涝则资车”的商智传授和“君子爱财取之以道”的商德教诲,邱崇一、王明国等一批“儒商”同学,何以能够在商海搏杀中亏时不馁,坚持砥砺前行;盈时不奢,不忘根本,资助贫寒;如若没有你们甘当人梯的楷模,也不会有刘爱童、张光盛等一批同学继承你们的事业走上大学讲堂,也成为教授、导师;池天星、武桂香、程国平同学也不会成为主任或校长,开辟职教事业新天地;如若没有你们力倡“敢为天下先”精神的激励,姜祖明、欧阳水平等一批同学,何以能够一毕业就抢滩深圳、珠海,剑指改革开放前沿;如若没有你们“郡县治,无不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点化,何以能够产生以傅为民同学为代表的一批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好县长、好区长、好乡长;如若……总之,正是你们为官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谆谆告诫,我班同学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恪尽职守、勤政为民、抵制贪腐、无私奉献。有道是:华师母校传剑道,大江南北霜刃飞,进军击鼓功成日,退身把盏南湖醉。今天,我们在30年之后回到桂子山,可以自豪地告慰母校和恩师,我们不负众望;可以自豪的告慰祖国和人民,我们不辱使命。尤其是李国树同学、董明宝同学已经为人民、为党和国家的事业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此,我们向这两位英年早逝的同学表示深深的怀念!

桂子山中圆旧梦,南湖水畔塑新魂,七百昼夜得剑道,三十春秋感师恩。敬爱的老师们,值此毕业后30年同学母校聚会之际,我代表全班同学向你们致敬,并表示深深的感谢!

最后,我还要代表同学们感谢一位虽然没有直接教过我们,但更值得我们敬重的老师,那就是在我们1985年入学时恰好就任校长之职的章开沅教授。记得在桂子山毕业时我曾以《试论社会流动》一文获得华中师范大学大学生科研成果一等奖,是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校长亲自颁奖。当得知我是干部专修科学员后,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大器晚成啊!遂于我单独合影留念。章校长是史学界权威和教育界公认的“师者之范”,他最值得我们敬重的就是淡泊名利,四次请辞资深教授的学者风骨。极其巧合的是,章校长说他年轻时的梦想就是从做剑侠开始的,他小时曾梦想自己是一个剑侠,能够“剑人合一”化作一道白光专打人间强霸。章校长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不仅剑道高深而且宝刀未老。在此我们祝福他老人家身体健康,福寿延年。我亦喜欢剑,现虽已年过花甲,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特买一把仿曹孟德的佩剑挂在墙头,偶尔也学古人喝点小酒之后“醉里挑灯看剑”,但梦回的却是那桂子山朗朗的读书声和师友们的音容笑貌,因为正是在这桂子山上,我们共同铸造了自己的“剑魂”。

最后,我想借中国500强企业之一的平煤神马集团原职教中心主任,平煤集团劳动模范,我们的武桂香同学的一首诗来结束我的发言:

忆昔华师求学日,江山指点俱豪英

励志三十惊白发,回首感恩师生情

谢谢桂子山,谢谢母校,谢谢老校长章开沅教授,谢谢桂子山为我们铸造剑魂的所有老师,谢谢同窗共度700个日日夜夜的老同学,谢谢你们,谢谢!

 

                                              

 

校友通讯桂苑追忆 捐赠展示


    院领导在练习太极拳

    院五七干校学院在...

    院长刘若曾,任职...

    著名语言学家吕叔...

    喜笑颜开迎新生

    学生参与食堂民主...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邮编:430079
联系电话:027-67861051 邮箱:hsxy@mail.c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