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心声

以德治校 率先垂范

时间: 来源: 作者: 编辑: 点击:

1955年,我从鄂北山区一个小县城来到华中师院求学,时光荏冉,60年岁月如流水般逝去。但在记忆的长河中,不时有璀璨的浪花跳跃,尤其是五六十年代,学校艰苦初创,百废待兴,我恰好在党委机关工作,同当时的党委书记兼院长刘介愚、副院长郭抵等领导们朝夕相处,在他们的领导下处理一些日常事务工作。耳濡目染,他们以德治校,以身作则的崇高风范,始终萦绕在我的脑际。他们开创了桂子山一段辉煌的岁月,他们造就了华师一代兴鄂从教的优秀学人。他们勤政廉洁,无私奉献,堪为楷模。现就记忆所及,追述片断,以飨读者。

(一)艰苦奋斗,作风民主。当时的党委书记刘介愚、副院长郭抵、党办主任(后任宣传部长)高原、教务处长陶军,都是大军南下的中原大学干部,他们有的经受过延安的革命洗礼,有的坚持解放军的优良传统。他们不仅认真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努力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而且身体力行地贯彻毛泽东在建国前夕的西柏坡讲话精神,为建校夜以继日地工作着,从不以高干自居,生活十分艰苦朴素。当时他们都住在东区的简陋平房里,不少人全家同教工一样在食堂进餐。当时穿衣要布票,吃饭要粮票,他们从不多吃多占多拿。郭抵同志有次对我说,他的衬衣只要一伸臂就会裂开一条缝,袜子都是破了的将就着穿。困难时期食堂供应早点要限量,一人一个菜包子。有天,郭抵院长对我说:小张(张新启同志)给我带早点,为什么买了两个包子?还是按规定买,一人一个。当院长的多买一个包子,似乎不是什么大事,但郭抵同志如此认真,他的严于律已,由此可见一斑。在他们的示范下,党委一般工作人员也是如此。一位干部多吃了一个大麦粑,也要在组织生活上做检讨。稍晚来校工作的武承先副院长,负责学校绿化工作,他省吃俭用,将自己有限的转业费,捐献出来买树苗,绿化学校。现在的成材大树,有哪些是武院长捐献的已没人知道了。但是这种精神,我们是不会忘记的。

建校初期,我校的老院长杨东莼先生是著名教育家,党外民主人士。刘介愚书记对党外人士十分尊重,群策群力,和衷共济,办好学校。他指示党办负责人,凡是上级下达的有关教育工作的党内文件,一律送杨院长过目。不仅没有任何的封锁,而是给予十分的信任。在党委会或办公会上,介愚书记总是让大家畅所欲言,连我们小字辈的话也很重视,作风民主,从未居高临下,动辄训人。他们真正做到了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平等待人。有次,刘介愚书记当面教导我:“凡有老师到机关来,必须先做到‘起立、让座、倒茶、听说话’,不得端坐不动,没有礼貌。”

(二)认真负责,不用秘书。宣传部长高原、教务处长陶军,经常对全校师生做形势报告,上党课。他们的讲稿全是自己动手,不要秘书代劳。为准备一场报告,经常通宵达旦,彻夜不眠。我在机关工作近十年,他们个人的报告,从未要我代为起草过。有时他们需要一点素材,我们调研后,写出一、两段文字交上去。高原同志审阅修改后,亲笔加进自己的报告中,并不用我们的原件,他的报告都是亲笔所写的经过缜密思考的完整作品。他们的报告,不仅有真知灼见,而有妙语联珠,引人入胜,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和鼓动性。事隔几十年,不少见到华师人的同志,仍很自豪地告诉我们,他们都听过高原、陶军的时事报告,讲得如何如何精彩云云。陶军同志去世前夕,为了准备一场形势报告,在住院时,床头放满了资料和文件。同房的武承先院长说:你哪里是来疗养,你是来工作的。真是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们在武汉市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传播党的方针政策的故事,长久被传为江城佳话。

(三)重视人才,发展学术。要建设高水平的大学,没有人才和名师,是难以为继的。当时党委一班领导,十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陶军教务长为此呕心沥血,重视发挥老教授的作用,大胆鼓励冒尖人才。困难时期,国学专家张舜徽教授体力不支,陶军同志支持他搞学问说:可以卧而治之。章开沅先生当时是中青年学术骨干,勤奋治学,独立思考,敢于发展创见。陶军同志在全校提倡章开沅道路,鼓励章开沅同志开拓奋进,攀登学术高峰。后来的章开沅教授果然不负所望。但在文革中,这两件事,却成了陶军同志向资产阶级权威投降鼓励白专道路的罪名,沉冤十年。但历史终于证明,陶军同志是认真贯彻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教育家,是优秀的高校领导干部。当时,我校的古典文学方步瀛教授、石声淮教授,语言学高庆赐教授,数学系李修睦教授,物理学邱永喜教授、肖福运教授、杨约翰教授,地理学梁希杰教授、逻辑学詹剑峰教授,生物学李琮池教授等,都在各自的学术领域,发挥了业务专长,为华师培养了一批批后继的良才,在武汉和中南地区群星闪烁,名闻遐迩。这都和校党委老一辈领导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良好氛围有直接关系。

(四)胸怀大度,党性至上。华师老一辈党政领导,人人胸怀博大,党性第一,淡泊名利,先人后已,一切以学校的利益为重,从不为个人恩怨得失斤斤计较。十年文革,他们被审查、遭批斗,关牛棚,一旦落实了政策,平反昭雪,便全身心投入工作。陶军同志复出后,任副院长,我清楚地记得在三号教学楼一次全校中层干部会上,他身披落日余晖,发表了激情的演说,他说:我们都是共产党人,都是从五湖四海而来,都是为了华师的兴旺发达而奋斗,一切个人恩怨,一切的是是非非,都要化作烟云。我们要同心同德、捐弃前嫌,团结奋斗,为创办全国的优秀师范大学而尽职尽责。他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对于曾经错误地批判审查过他们的青年教职员工,一概不咎既往,重在现实,发挥他们的专长。高原同志复出后,就对当过他的专案组长的年轻教师,关怀备至,为他解决房子、职称等切身问题,使他深受感动。文革以后,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恢复业务职称。他们虽然都是大知识分子,却首先想着别人。党委书记刘介愚说:大学没有教授、副教授不行,只要名副其实,愈多愈好。我将来只评个讲师就够了。高原同志筹建科学社会主义学科,在全国率先写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社教材,被评为教授。陶军同志虽然学富五车,却无半点嫉妒,他高兴地说:“高原同志评为教授,说明他比我强,我继续努力。”在名利面前,心平如镜,淡泊如水,其胸怀之大,风节之高,足以使苟苟营营于个人名利者惭愧。

今天,习近平领导我们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正在领导全党和全国人民迈上新征程,新时代应该有新气象、新作为。我们纪念和怀念华师老一辈革命家,就要继承和发扬他们立党为公、公而忘私、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最近,习近平总书记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伟大胸襟号召全党干部树立“功成不必在我”的思想,一心为公,不谋私利,勇于为人民利益献身。在一代代华师人的努力下,今天的华中师大已经取得了辉煌成绩,我们这一代华师人是艰苦奋斗继续开拓,还是居功自傲,追求奢靡豪华、物欲享受,正是党风、政风面临的严重考验。在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之际,思忆我校老一辈共产党人创业时的高尚风范和艰苦奋斗,无疑是一份珍贵的教材。

桂子飘香,岁月如歌;斯人已逝,风范长存。创建华师的一批老领导离开我们多年了,但他们的高尚情操、崇高品德烙印在我们心上,是永远难以磨灭的。正如诗人臧克家纪念鲁迅先生时所写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作者系我校1958届毕业生,文学院教授,校出版社原总编辑)

 

 

校友通讯桂苑追忆 捐赠展示


    院领导在练习太极拳

    院五七干校学院在...

    院长刘若曾,任职...

    著名语言学家吕叔...

    喜笑颜开迎新生

    学生参与食堂民主...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邮编:430079
联系电话:027-67861051 邮箱:hsxy@mail.ccnu.edu.cn